《至正妓人行(并叙)》 http://airlinktek.com http://airlinktek.com/shiciku/437701.html 永乐十七年,予自桂林役房山。
是冬解后一遗姬于逆旅中,虽汨没尘土,有衰老态,然尚
余笑谈风韵,犹以紫箫自随。
访其详,盖大都妓人,以才貌隶教坊供奉。
陵迁谷变,将落发为比丘尼,未果。
已而转嫁编氓,愈并沦落。
今垂老无所依,随孙就食匠营间。
遂呼酒饮之,使吹数调。
既罢,因与共论畴昔,其言至正时繁华富贵事如目睹。
然每一追思,怀抱辄复作恶,岂来今往古红颜薄命当如是
耶?余为低回凄然慨叹,且感其意,作长辞赠之,题曰《
至正妓人行》,第辞华萎弱

《至正妓人行(并叙)》 明 _ 李祯


  • 时间:2018-02-04 07:26:45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李祯
标签:至正妓人行(并叙)李祯 李祯|

《至正妓人行(并叙)》 明 李祯


永乐十七年,予自桂林役房山。
是冬解后一遗姬于逆旅中,虽汨没尘土,有衰老态,然尚
余笑谈风韵,犹以紫箫自随。
访其详,盖大都妓人,以才貌隶教坊供奉。
陵迁谷变,将落发为比丘尼,未果。
已而转嫁编氓,愈并沦落。
今垂老无所依,随孙就食匠营间。
遂呼酒饮之,使吹数调。
既罢,因与共论畴昔,其言至正时繁华富贵事如目睹。
然每一追思,怀抱辄复作恶,岂来今往古红颜薄命当如是
耶?余为低回凄然慨叹,且感其意,作长辞赠之,题曰《
至正妓人行》,第辞华萎弱,不足以写其态度之万一。
忧郁之际,取而读之,匪慰若人,聊以自解焉耳。
桃花含露伤春老,莲叶欺霜悴秋早。
红飘翠殒谁可方?大都伎人白头媪。
言辞婉媚虽足爱,颜色萎摧宁再好?姿同蒲柳先凋零,景
近桑榆渐枯槁。
我役房山滞客边,客边意气迥非前。
螺杯谩想红楼饮,雁柱徒怀锦瑟弦。
晏岁荒村因解后,芳尊小酌且留连。
阳台楚雨情磨灭,舞袖弓鞋事弃捐。
于今沦落依草木,天寒幽居在空谷。
爷娘底处认坟墓,姊妹何乡寻骨肉。
初谓终身永欢笑,那知末路翻捞摝。
莫惜缥囊紫玉箫,暂吹绛阙瑶台曲。
停觞起立态是痴,敛衽踌躇半饷时。
凝情徘徊倾听久,微茫杳渺度腔迟。
娇痴睍睆莺求友,嫩讶昵喃燕哺儿。
巨壑潜蛟惊起蛰,危巢别鹄苦分离。
分离或变成凄切,凄切愈加音愈咽。
荡子江湖信息稀,疲兵关塞肌肤裂。
似啼似诉复似泣,若慕若怨兼若诀。
孤舟嫠妇旅魂消,异域累臣鬓毛折。
参差角羽杂宫商,微韵纡余巧抑扬。
坠絮游丝争绕乱,哀蛩怨蚓互低昂。
呦呦瑞鹿剔灵囿,哕哕和鸾集建章。
楚弄数声谐洗簇,氐州一曲换伊凉。
伊凉溜亮益闲暇,埙篪笛笙皆在下。
琚瑀铿锵韵碧霄,机梭淅沥鸣玄夜。
须臾众调多周遍,返席重论盛年话。
一自干戈据扰攘,几多行辈遄沦谢。
记得先朝至正初,奴家才学上头颅。
银环约臂联条脱,彩线采绒缀罛罟。
博局倦余邀伴赌,秋千蹴罢倩人扶。
纤腰数被邻姬妒,鬓发常烦阿姐梳。
羽林英俊驰轻縠,惯向奴家通夕宿。
凤枕鸾衾肯暂辜,蜂媒蝶使交相属。
冰客反惧胭粉涴,香体匪藉沉檀浴。
退居始替兴圣斑,内使传宣又催促。
宇宙雍熙百姓安,仁覃四裔覆三韩。
畏吾选作必阇赤,钦察恩深答刺罕。
已见拂郎呈崿袅,还闻缅甸贡琅玕。
丹楹陡峻栖枿鹊,华表玲珑镂角端。
神州形胜真佳丽,郁郁葱葱蟠王气。
五谷丰登免税粮,九重娱乐耽声妓。
广寒宵得侍乞巧,太液晨许陪修禊。
避暑巡游欲届程,沿途宿顿争除地。
随銮供奉拣娉婷,特敕奴家扈跸行。
卤簿晓排仙仗发,抹伦晴鞠绣鞍乘。
营间鼓镯轰雷动,碛外氛埃扫电清。
纨扇试时违大内,花园过去是开平。
宗王贵戚咸来会,嵩呼万岁齐齐跪。
绯缨帽妥钵焦圆,黑瓣髻纫卜郎锐。
后先雉扇怯薛执,左右麟符火赤佩。
茜罽缝袍竺国师,霞绡蹙帔天魔队。
齐姜宋女总寻常,惟诧奴家压教坊。
乐府竞歌新北令,构栏慵做旧《西厢》。
煞寅院本编蒙赏,喝采箜篌每擅场。
浑脱囊盛阿剌酒,达拏珠络只徐裳。
胡元运祚俄然歇,远遁龙荒弃城阙。
官里遥冲朔漠尘,哈敦暗哭穹庐月。
坏宫画静着封锁,虚室苔生罢朝谒。
绝徼阴森部落衰,中原澒洞烽烟热。
填沟塞堑总婵娟,蚁虱微躯幸瓦全。
窈窕蛾眉浑懒画,蹒跚茧足亦羞缠。
祇园披剃思依佛,梵榻跏趺拟学禅。
练衲正宜参般若,赤绳无奈堕痴缘。
兰心慧性非坚固,宛转绸缪媒妁误。
嫁与凡庸里巷儿,流为鄙贱糟糠妇。
文禽失类偶鸡鹜,孔雀迷群随鹘鹭。
手具盘飧奉舅姑,亲操井硙应门户。
物换星移十载强,尊嫜殂没藁砧亡。
屡遭疾疫男捐馆,苦迫饥寒媳去房。
瓦缶泥垆长是伴,瑶簪翠钿已相忘。
忍谈富贵徒增感,怕说酸辛只断肠。
筋骸疲惫龙钟久,里舍么娘嗤老丑。
涂抹伊谁识阿婆,弹搊竞自矜纤手。
偷生又幸逢明代,垂死宁当正丘首。
轗轲颓龄谅弗多,槎牙瘦骨行将朽。
欷歔叹古更嗟今,少日荣华晚陆沉。
亹亹愿毋嫌<目舌>耳,寥寥罕遇是知音。
织乌荏苒忙过隙,司马汍澜已湿衿。
往运推移端莫挽,穷途汩没最难禁。
妓人听我相宽慰,美貌多为姿质累。
仓惶明镜乐昌分,缥缈层楼绿珠坠。
虽云茕独困贫乏,嬴得娇娆到憔悴。
世上浮名不直钱,杯中醇酎休辞醉。
屏营抆泪起逶迤,载拜殷勤乞赋诗。
土炕蓬窗愁寂夜,挑灯快读解愁颐。
那知皓首逢元稹,弗用黄金铸牧之。
洒翰酬渠增慷慨,风流千载系遐思。

作品赏析:
【注释】:
(予既赠以是诗,乃起谢曰:“此元、白遗音也。何相见
之晚也!老身旦夕且死,当与偕焚,庶读之于地下。”明
年春,予将还京师,重往过之,则果没矣。因诵斯稿,犹
若见其俯仰语笑之态。悲夫!永乐庚子闰正月朔日,庐陵
李桢识。)

相关信息

回到顶部